“程序员节”快乐 | 游戏幕后02:游戏世界的“基建狂魔”(下)

时间:2020.10.23


每年的1024日被大家亲切称为“程序员节”,是程序员们自发认定的共同节日。因为10242的十次方,二进制计数的计量单位之一。这群“爱码士”们就像是一个个1024,以最低调、踏实、核心的功能模块搭建起屏幕中世界。

 

之前我们对游戏幕后团队中程序员的访谈发布了上篇,在“1024”这个程序员”的前日续发下篇。



在与程序员小伙伴们相处中,你时常会赞叹他们解决问题的能力。因为如何把复杂的事情简单化,是他们最需要思考的问题之一。公司即将上线测试的某项目负责人透露,他们组内一位资深程序员,天天在研究如何提升性能,用他的话来说“都有点走火入魔了”。

“玩游戏和制作游戏是两种完全不同的概念,玩的时候觉得场景越复杂越过瘾,但对我们来说是一种‘噩梦级’的挑战,真的需要花费大量时间去优化性能。虽然简单化是目标,但是一切都要在稳定的前提下去做。” 项目负责人口中“走火入魔”的人是到公司三年多时间的大刘,他用亲身经历告诉我们为什么要“拼”:

“我曾经负责过角色技能的编程,也闯过一次祸——在伤害结算上太过自信的我做了一些简化,单看结果是一样的,但是却与其他角色并不常见的技能产生了连锁反应,游戏上线后才发现,已经覆水难收。”

经过这次事件,大刘变得更加审慎。挑战更多可能,需要更多付出。这种付出,既是游戏性能提升的必要,也是自己成长的必要。

在公司,程序员的年龄大多在24-30岁,也不乏30岁以上的“高龄程序员”。

“自孤身一人翩翩少年,到拖家带口油腻中年”是鑫哥对自己的评价。87年出生的他,一头扎进编程数千个日夜:“做了这么多年,我还是喜欢专研、学习更多更新的技术知识,也不是没想过转型带团队,我只是更喜欢技术大牛的身份。”

至于“年龄歧视”这个圈内热议问题,他并不是特别担心。“其实在国外对程序员年龄要求也并没有这样的歧视,国内出现这样的现象,无非是技术累积与身体状况的问题。”

技术更新快要求强大的学习能力,对效率的高要求,也需要相应的体力脑力来支撑,能否适应这种高强度的工作状态,或许就是所谓“年龄”会带来的问题。“公司的成长机制很合理,对学习的支持也非常到位,还提供健身房让我‘动静结合’,我有丰富的技术积累,‘年龄’正是我的资本,不是软肋。”

“当然,作为‘过来人’我还是要告诫大家,不学习混日子一直写基础代码,或许你的中年危机等不到35岁就会来了。”鑫哥对未来有规划:“我愿意一辈子开发游戏程序升级打怪,因为真的有让你快乐和感动的地方。年龄不可怕,原地踏步才可怕。你看,快乐的我还有一头茂密的头发。”

与游戏程序员的交流其实很快乐,虽然他们的表情随时都和敲下的代码一样稳,或许,这正是程序员的魅力吧。

做游戏编程其实是一件很累的事。

每天都会遇到新的困难,刚解决完一个问题,下一个挑战已经在等着你。也许是策划在设计时没有考虑周全,也许是美术希望实现一个当前机能无法承载的效果,又或许是程序员自己,在程序中无意间埋下了bug。

这些困难或许会不断出现,但对于真正热爱游戏的程序员们来说,困难不是问题。完成了一件作品,有许多玩家喜欢这件作品,这才是最重要的。